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正式)抵制亚马逊!

FSF 决定在 2002 年 9 月结束对亚马逊的抵制活动。(当时我们忘了修改此页面。)我们无法告诉大家针对 Barnes & Noble 的官司的最后结局究竟怎样,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对辩方造成很大的伤害。亚马逊也没有再攻击其他人。

亚马逊从那以后还取得了一些其他有威胁的专利,但是尚未使用它们做出攻击。也许它不再这么做了。如果它还做,我们会看看如何来谴责它。

本页的其他内容还是 2001 年抵制在实行时的内容。


如果你支持抵制,
请链接此页面
http://www.gnu.org/philosophy/amazon.html !!!!


我们为什么要抵制亚马逊

亚马逊获得一个关于电子商务的重要和显见的 美国专利(5,960,411):这个想法有时被称作一键购买。它是指你通过浏览器购买商品时的命令会带有你的身份信息。(它使用发给服务器的 “cookie” 来实现,这是浏览器先前从同一个服务器收到的某种 ID 代码。)

亚马逊发起诉讼要阻止使用此类简单数据,暴露了他们真的要垄断。这是对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普遍性攻击。

这个专利简单来说就是公司提供给你一个你随后可以表明身份的东西。这个不新鲜:毕竟实体信用卡做的也是这件事。但是美国专利局每天都会给同样显而易见和众所周知的点子颁发专利。结果有时是个灾难。

今天亚马逊起诉一个大公司。如果这只是两个公司之间的争执,那么也不会成为重要的公众问题。但是该专利给了亚马逊凌驾于每个在美国(以及颁发了此专利的其他任何国家)的网站运营者之上的权力——控制运营者使用该技术的权力。虽然今天只是一家公司被起诉,但是该问题会影响整个互联网。

亚马逊并非唯一一个为此事负责的人。美国专利局极其低下的标准难辞其咎,美国法院为虎作伥也罪责难逃。美国专利法允许对信息处理技术和通讯模式发放专利也是大有问题——此政策具有普遍的危害。

愚蠢的政府政策给了亚马逊机会——但是机会不是借口。亚马逊选择获取此专利,进而选择使用此专利在法庭上进行攻击。亚马逊的管理层最终对此负道德责任。

我们希望法庭判定此专利无效。最终结果依赖于具体的事实和晦涩的技术。此专利使用了大量似乎沾边的细节使该 “发明” 看起来不是那么显而易见。

但是我们不是只能被动地等待法庭判决电子商务的自由。我们现在就可以做一些事情:我们可以拒绝和亚马逊做生意。请不要从亚马逊购买任何东西,直到亚马逊承诺不再使用该专利来威胁或限制其他网站。

如果你是亚马逊所售图书的作者,那么你可以为此活动提供强有力的帮助,请把上面的文字放到亚马逊书评的 “作者评论” 中。(哎呀,看来他们拒绝作者发布此类评论。)

如果你有建议,或者你就是支持抵制活动,请发邮件到 <amazon@gnu.org> 让我们知道。

亚马逊对人们关于此专利的讨论做出的反馈带有一种精心策划的误导,值得分析:

专利体系意在鼓励创新,而我们花费了数千小时开发 1-ClickR 购物功能。

如果他们花了数千小时,那么他们肯定没有花时间思考这个专利涵盖的通用技术。因此,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的时间花在哪里?

也许他们的时间花在撰写专利申请上。这个可比思考技术难多了。或者他们可能说的是花在设计、编写、测试以及完善网页和处理一键购物的脚本上的时间。这个也是巨大的工作量。请仔细查看他们的用词,“数千小时的开发” 可能包含上面所说的两个工作中的任何一个。

但问题不在于他们的具体脚本(他们没有发布给我们),也不在于他们的网页(反正他们有版权)。问题在于这个通用的想法,以及亚马逊是否应该对此想法有垄断权。

你、我是否有自由花时间编写自己的一键购物脚本、网页?即使我们不卖书,我们是不是有自由做这件事情呢?这就是问题。亚马逊企图剥夺我们这样做的自由,而被误导的美国政府正在热情助力。

当亚马逊发出以上精心策划的误导性声明,他们就展示了重要的一面:他们很在乎公众对他们的看法。他们必须在乎——他们是一家零售商。公众的厌恶会影响他们的利润。

人们已经指出软件专利的问题比亚马逊大得多,其他公司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而抵制亚马逊并不能直接改变专利法。这些当然都对。但是这些并不能作为反对抵制的理由。

如果我们的抵制有力而持久,亚马逊可能最后会妥协。即使他们不妥协,下一个想使用不可接受的专利来进行诉讼的公司也要考虑一下付出的代价。他们可能要三思而后行。

抵制也会间接帮到专利法的改变——通过吸引对此问题的关注和扩散对改变的需求。参加是如此地容易,你完全没有必要推托。如果你同意这个问题,为什么 抵制亚马逊呢?

为了广播我们的声音,请在你的个人主页显示抵制的声明;如果可能,请在机构的网页也显示抵制的声明。请链接到此页面;信息更新也会放到这里。

为什么案件已经结束了我们还要继续抵制

据报道,亚马逊在 2002 年 3 月和 Barnes & Noble 就长期进行的一键购物系统专利纠纷达成和解。和解的具体内容没有披漏。

因为具体和解条款没有披漏,所以我们无法知道该和解是否可以代表针对亚马逊的抵制应该结束。因此,我们鼓励大家继续抵制。

更新和链接

此节列举了和亚马逊就此问题相关的更新和链接,包括亚马逊的商业活动、抵制相关的报道等。新的信息放在本节的最下面。

Tim O'Reilly 已经发送 公开信 给亚马逊,强势表明不同意使用上述专利的立场,虽然他们也不愿意停止和亚马逊继续生意来往。

Richard M. Stallman信给 Tim O'Reilly 就亚马逊 CEO Jeff Bezos 关于提请软件专利保持 3 年或 5 年的声明进行交流。

Paul Barton-Davis <pbd@op.net>,亚马逊的创始程序员之一,撰写 关于抵制亚马逊的文章。

Nat Friedman 撰写 抵制亚马逊之成功

另一方面,亚马逊正在法庭进行 其他可憎的动作

请参看 http://endsoftpatents.org更多有关 软件专利 的信息。

Computer Professional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中止和亚马逊的合作

本页可选语言:

[en] English   [de] Deutsch   [es] español   [fr] français   [it] italiano   [ja] 日本語   [ko] 한국어   [nl] Nederlands   [pl] polski   [pt-br] português   [ru] русский   [uk] українська   [zh-cn] 简体中文  

 [FSF 标志]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