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français [fr]   русский [ru]   简体中文 [zh-cn]   繁體中文 [zh-tw]  

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只有自由世界可以和微软抗衡

Tom Hull

本文是我们的第三方观点一节的一部分。

  1. 软件复制和分发的利润趋于0。这意味着理论上,生产可以自由分发、供每个人使用的软件不会比生产供有限客户使用的软件更昂贵。
  2. 软件的价格和其开发成本毫无关系。起作用的两个因素是市场大小(受限于价格和效用)与竞争。假如一个软件的市场大小给定,通过阻碍或消除竞争,它可以获得最大的利润。
  3. 有能力阻挠竞争的软件公司可以获得在其他行业无法想像的至高权力。其部分原因是产品没有竞争对手而且复制成本几乎为0使公司拥有巨大的现金流成为可能,但是其大部分原因是软件本身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使得占主导地位的公司可以设计“标准”来排除未来的竞争。
  4. 所有软件的细分市场都快速进化为垄断,或者形成一种少数玩家达成默契的平衡。(成熟的公司可以通过无限压低价格来维护其市场份额,这种低价对新入行的公司是自杀性的。)不过,也有些不对称竞争的情况,这时有多种收入来源的大公司会摧毁依靠单一市场收入为生的小公司。
  5. 微软凭借其在个人电脑操作系统软件的主导地位获得了安全的收入,并利用由该主导地位继承的权力来促进它的其他商业活动,因为它能够单独把持“标准”和破坏竞争,尤其是拥有权力(而非仅仅是金钱)的时候。
  6. 风险资本家投资新的软件公司是希望能够在新的细分市场获得主导地位。现有的细分市场不会有什么新的投资,因为根本不可能靠低价和成熟的主导公司竞争,而且为了逐渐萎缩的小市场份额来进行漫长而艰难的战斗多半是毫无意义的冒险。这些风险资本家的狂野之梦不是别的,而是像微软这样的公司。
  7. 根据反垄断法来限制微软的活动看来主要是那些权力地位受到微软威胁的公司努力促成的。他们要使微软破坏他们生意的难度加大。不过,他们基本上和微软是类似的,因为他们不会质疑技术公司依靠对私有知识产权的控制来为自己谋取最大利润的现象。
  8. 在市场的等式里,需求等于生产,而且在许多情况下,需求是生产的主人。但是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生产是高度组织化和有效率的,而且掌管着大量的财政资源和诱人的说服力;而需求却是分散的、不统一的和毫无权力的。虽然消费者也可以毁灭一个他们不想要的产品,但是他们对产品设计的细节几乎没有任何指导力或者是影响力。对于软件产品,消费者只有有限的选择,而且极端复杂,无限费解,通常为防止竞争的设计多于为完成用户任务的设计。(随着软硬件相互向前发展形成的错综复杂的内部依赖网络,即使是老式的不做选择也常常是不可能的。)
  9. 真正的“杀手级软件”是自由软件:不受知识产权限制的软件;因为它以源代码方式公开,所以任何有能力的人都可以查看、评估、修复和增强自由软件;它可以自由地分发并能够无限制地安装和使用。自由软件是消灭封闭、邪恶的软件工业的软件。它是用户能够凭智慧选择来完成当下任务的软件,也是用户可以协同工作处理将来任务的基础。自由软件是一个即使是微软也无法抗衡的事物。
  10. 然而,还有一个核心问题:谁来为自由软件的开发买单?通常的回答—会导致以上所有的麻烦—是投资者为开发付账,然后通过利润回本。唯一真正的答案是用户来为开发买单。这里的重点是不为软件的分发和使用买单,而为软件的开发买单,并且自由软件的开发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我认为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可以处理此事:任何想要一份新软件或者想要一个软件的增强版的人可以发布一份“需求建议”,其中包含她愿意为此项开发贡献的金钱。中介机构可以收集这些需求,而感兴趣的人可以提出更多要求。然后,开发者就可以搜索现有的需求发布,并为开发工作或规格书设计竞标。开发者也可以发布他们自己的方案,而用户可以众筹买单。
  11. 自由软件的开发可以比封闭软件耗费更少。即使雇佣高薪的职业开发者,并完全由尽责的用户支持,自由软件的成本也会明显比现在付给软件帝国的费用要低。质量也会更好,特别是从适用性来说。自由发布会保证最大的曝光和选择:一个纯粹建立在易用和质量之上的自由市场。软件服务行业也会开放:任何人只要愿意都可以从同样的代码做起,学习、技术支持和教授自由软件。最优质的服务团队应该会成功。
  12. 简单几步就可以使该项运动起步:成立一个初创组织来整理技术问题、建议工作流程、研究经济生态、构建法律框架、发起和协调需求、勾画初始的技术贡献(包括现有的宏大自由软件库)以及做该做的传播和推广。敦促大型公司和组织花费少部分年度软件预算来竞标。设立监察小组来处理知识产权问题、质疑可疑的案例以及调查维护合法者权益的可能性。鼓励更多的本地开发—本地化、行业化、细分化和定制化—这样初创组织就会逐步解体并退出:共同的方法和过程,但是去中心化控制。
  13. 让我们称这个组织、整个框架为“自由世界”。它代表的是自由和开放的知识、自由和开放的开发、为你所用的软件。请表明立场。请做出贡献。除了丢弃CTL-ALT-DEL1之外,你毫无损失。

可在http://www.gnu.org/philosophy/free-world-notes.html参看额外的注解。

译注

  1. CTL-ALT-DEL,微软Windows系统的重启组合键,此处代指微软为首的专属软件。

返回顶部


[FSF 标志]“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

自由软件基金会是GNU操作系统的主要赞助机构。请通过以下方式支持GNU和FSF购买手册和装备 加入FSF成为会员或者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