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español [es]   فارسی [fa]   français [fr]   Nederlands [nl]   русский [ru]   Türkçe [tr]   简体中文 [zh-cn]  

Thanks to your support, 2015 marks 30 years of the FSF! In the next 30 years, we want to do even more to defend computer user rights. To kick off in that direction, we're setting our highest-ever fundraising goal of $525,000 by January 31st. Read more.

$525K
26% (138K)
Count me in

This is a translation of an original page in English.

自 由软件,自由社会:理查德·马修·斯托曼选集》的引言

劳伦斯·莱斯格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

每一代都有它的哲学家——一位能够引起当时人们想象的作家或艺术家。有时这些哲学家被认为是这样的。经常要几代之后联系才会变成现实。但是是否被人们认识,一个时代由说出它的理想的人们作标志,不管是通过吟诗还是在政治运动的风暴中。

我们这一代有一位哲学家,他既不是艺术家,也不是专业作家,而是一位程序员。理查德·斯托曼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开始参加工作,他在那里是操作系统软件的程序员和设计师。作为程序员和设计师的他,创立了一项在这个日益由“代码”决定的世界里争取自由的运动,以此开始了他在公众生活舞台上的职业生涯。

“代码”是让计算机运行的技术。“代码”是指挥机器运转的指令的集合,要么写在软件里,要么烧在硬件里,首先是用词语写出的。这些机器——电脑——日益决定和控制着我们的生活。它们决定电话如何连接,电视上播放什么,他们决定视频能否能通过宽带连接流式传输到计算机;他们控制计算机向它的制造商汇报什么。这些机器管理我们,而代码管理这些机器。

我们应该对这些代码应该有如何的控制?怎样的理解?应该有什么样的自由来和它对我们的控制相应?什么能力?

这些问题一直是斯托曼生活中的挑战。通过他的作品和谈话,他让我们认识到了保持代码“自由”的重要性。自由不是代码作者不能得到报酬,而是指编程人员制作的控制向任何人都是透明的,任何人都有权力拿走控制,修改成他或她认为满意的结果。这就是“自由软件”。“自由软件”是这个用代码控制的世界的一个答案。

自由。斯托曼在自己的术语中抱怨了这个词语的模糊含义。没有什么抱怨的。迷惑迫使人们去思考,自由这个词汇非常迷惑人。让现代美国人听起来,“自由软件”听起来是乌托邦的,不可能的。没有什么东西,甚至午餐,是免费的,控制着控制着世界的最重要机器的最重要词语怎么能够免费呢?一个理性的社会怎么会渴求这样的理想呢?

但是单词“自由”的奇怪的含义是我们的函数,不是这个词汇本身的函数。自由有不同的含义,只有一个意思指“价格”。“free” 这个词汇更本质的一个意思是自由,像在“自由演讲”这个词语里面,或者可能更恰当在“自由劳动力”里面。并不是指无价,但是指有限地被别人控制。自由软件是透明的控制,对修改开放,就像自由的法律,或者像“自由社会”的法律一样是自由的,因为他们的控制是为人所知的,而且对修改开放。斯托曼的“自由软件运动”通过让其自由,使尽可能多的代码透明,而且可以改变。

这种表现的机制是一种极其聪明的叫作“著左权”的手法,通过一种叫 GPL 的证书实现。通过版权法的权力,“自由软件”不仅保证它开放,可以修改,而且其它使用“自由软件”的软件(这在技术上属于“派生作品”)也必须是自由的。如果你使用并修改了一款自由软件程序,然后向公众发布了修改版,那么修改版必须和原版一样自由。要么是 GPL,要么是版权法要被侵犯。

“自由软件”,和自由社会一样,有它的敌人。微软开展了一场对 GPL 的斗争,警告所有听的人 GPL 是一种“威胁”的许可证。事实上,它说的危险性很大程度上是欺骗性的。还有人反对 GPL 坚持修改版必须自由的“强迫”。但是一项条款并不是强迫。如果微软拒不允许其用户不用支付其(假定)数百万而发布它的 Office 产品的修改版不算强迫的话,那么 GPL 坚持自由软件的修改版也是自由的也不能算是强迫。

还有人认为斯托曼的要求太极端,但这并不极端。实际上,明显地看出,斯托曼的工作是对我们传统在代码之前的时代精巧制作的自由的简单的翻译。“自由软件”能够保证用代码控制的世界像形成了代码之前世界的传统一样自由。

例如,一个“自由社会”受法律约束,但是任何自由社会的法律约束都有限制:没有哪个将其法律保密的社会可以称作是自由的。没有哪个将其法规向被约束者隐藏的政府能够在我们的传统下立足。法律控制人们,但是仅当其可见时才是公平的。只有其条款为人所知,而且能够由被约束者或被约束者的代理人(律师,立法者)控制时,法律才是可见的。

法律的这种状况超出了立法工作本身。考虑一下美国法院对法律的实施。当事人雇用律师来提升其利益,有时候这种利益通过诉讼得意提升。在诉讼过程中,律师写出案情,这些案情反过来影响法官写下的意见。这些意见决定谁能够在案件中获胜,或者某跳法律是否能够和宪法一致地存在。

这个过程中的所有材料都在斯托曼所指的意义下自由。诉讼案情摘要是公开的,别人可以自由使用。论据是透明的(这不同于说他们是好的),推理无须得到原律师允许而拿走。法官意见可以在以后的案情摘要里面引用,并可以复制或综合进别的案情摘要或意见中。美国法律的“源代码”在设计上和原则上,对任何使用它的人都是开放和自由的。拿律师来说,通过重复使用以前发生的,案情摘要发挥了创造力,这是一个好的摘要的衡量。原始资料是自由的,创新和节约在其上建立。

自由代码(这里我指的自由的法律代码)形成的节约并没有饿死律师。尽管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和复制他们做成的东西,律师事务所仍然有足够动机来作出好的案情摘要。律师是能工巧匠,他/她的产品是公开的。但是这种工艺不是慈善行为。律师得到收入,公众并未要求不给这种工作报酬。相反,通过后来的工作补充到以前的,这种节约繁荣起来。

我们可以想象一种不同的法律实施方法——保密的案情和证据,只有结果没有论证的判决,警方持有不向别人发布的法律,不解释条令的法规。

我们可以想象这个时候,但是我们无法想象称其为“自由的”。不管这样一个社会的动机更好,或者能更有效地分配,这个社会不能称之为自由的。自由的理想,在自由社会生活的理想,不仅仅要求高效的使用。相反,法律提醒在开放和透明这两个限制下建立,尽管对领导有利,但其它选项不能加进去。由软件代码控制的生活不能比这个不自由。

写代码不是诉讼,它更好,更丰富,更有建设性,但是对于创造性和动机不依赖于对创造产品的完全的控制,法律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像爵士乐、小说、或者建筑一样,法律基于以前的作品建立。这种添加和改变一直是创新的来源。自由社会应该像这样,其最重要的资源要保持自由。

这本书首次以使它们的微妙和能力清晰展现的方式选择了理查德·斯托曼的著作和演讲。这些文章跨度很大,从版权到自由软件运动的历史,它们包含许多不为人熟知的论据,在这些里面,有一个对数字世界产生版权的变化的局面的特别有远见的说明,它们将成为寻求理解这位最强大的人的思想的资源,他强在思想,强在热情,强在正直,经在别的地方是无能为力的,它们将启迪那些要接受他思想,并在其上思考的人。

我不太了解斯托曼,但是我很了解他是一个很严厉的人。他有紧迫感,常常不耐烦。他可以对朋友像对敌人一般怒火三丈。他很强硬,不屈不挠,很有耐心。

当我们的世界最终理解了代码的威力和危险时,当它终于认识到代码和法律、政府一样,必须透明以自由时,我们回首看着这位强硬和不屈不挠的程序员时,发现到他奋斗的景象终于实现,一个自由和知识在编译器下得到自由的世界,我们将认识到没有人通过他的行为和言辞,为了能够尽可能使得下一个社会获得其自由而作出斯托曼这样的贡献。

然而,我们还没有获得自由。我们在保护它的时候很可能失败,但是,不管成败如何,这些文章都展示了这个自由。在产生这些演讲和著作的生命里,有着对所有向斯托曼一样为自由而战的的人的鼓舞。

劳伦斯·莱斯格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


了解《自由软件,自由社会:理查德·马修·斯托曼选集》更多

[FSF logo]“Our mission is to preserve, protect and promote the freedom to use, study, copy, modify, and redistribute computer software, and to defend the rights of Free Software users.”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is the principal organizational sponsor of the GNU Operating System. Support GNU and the FSF by buying manuals and gear, joining the FSF as an associate member, or making a donation, either directly to the FSF or via Flatt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