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العربية [ar]   български [bg]   català [ca]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ά [el]   español [es]   فارسی [fa]   français [fr]   עברית [he]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lietuvių [lt]   മലയാളം [ml]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Shqip [sq]   தமிழ் [ta]   Türkçe [tr]   українська [uk]   Oʻzbekcha [uz]   简体中文 [zh-cn]   繁體中文 [zh-tw]  

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

Together we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empower the world through the use of free software. The only way to counter proprietary software companies and the billions of dollars they use to strip user rights is through the power of your voice and your generosity. Read more.

134 Joined
600 New Members

教育深入讨论 → 为什么在学校中只应使用自由软件

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为什么在学校中只应使用自由软件

Richard Stallman

教育活动,包括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各级学校,有道德职责只教授自由软件。

所有计算机用户都应该坚持使用自由软件:它赋予用户控制其计算的自由—专属软件,执行的是其所有者或开发者的意愿,而不是其用户的意愿。自由软件还赋予用户互相合作的自由,这就是诚信的生活。这些道理同样适用于学校。不过,本文的目的是展示特别针对教育的一些道理。

自由软件可以为学校省钱,但这只是次要的好处。因为学校和其他用户一样,有自由复制和重新发布自由软件,所以可以省钱;一个学校可以给其他学校软件拷贝,这样所有学校的计算机都可以安装自由软件而不必因此付费。

这个好处有益,但是我们绝不能将之列为首位,因为和利益攸关的道德因素比较起来,省钱太肤浅。让学校使用自由软件并不是让学校的教育“好一点”:这是好教育和坏教育的区别。我们来深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学校具有社会使命:教育学生成为强大、有能力、独立、合作和自由的社会公民。学校应该推动自由软件的使用,正如学校推动对话和投票一样。教育学生使用自由软件就是培育能够生活在自由数字社会的公民。这样就可以帮助整个社会避免为超级企业集团所主导。

反过来,教授非自由软件就是在培育依赖性,这和学校的社会使命背道而驰。学校绝不应该这么做。

归根结底,为什么专属软件的开发者会为学校提供非自由软件的免费拷贝(1)?因为他们企图利用学校来培育对其产品的依赖性,正如烟草公司向学生发放免费香烟一样(2)?一旦学生毕业,他们就不会再得到免费拷贝,他们的雇主也不会。一旦有了依赖性,你就会付钱,而且升级换代也会很贵。

自由软件允许学生学习软件如何工作。一些有编程天赋的学生,在他们的少年时代,渴求学习一切关于计算机和软件的知识。他们有强烈的好奇心,想要阅读他们所用软件的源代码。

专属软件拒绝了他们对知识的渴求:它说,“这些知识是秘密—学习是禁止的!”专属软件是教育精神的敌人,所以学校不应该容忍专属软件,除非是作为逆向工程的对象。

自由软件鼓励人们学习。自由软件社区拒绝“技术的祭司1”,拒绝让公众保持对技术的无知;我们鼓励人们,无论年龄和处境,学习软件源代码以了解他们想知道的知识。

使用自由软件的学校使有天赋的学生得到发展。有天赋的学生是如何成为优秀的程序员的呢?他们需要阅读和理解真正的应用程序。要写出优雅、清晰的代码,你就要阅读大量的代码和编写大量的代码。只有自由软件才允许这样做。

如何为大型的项目编写代码?你要通过为已有的大型项目编写大量的更改来学习。自由软件支持你这样做;专属软件禁止你这样做。学习能够为学生提供掌握编程技艺的机会,只要学校教授的是自由软件。

学校使用自由软件的最深层原因是道德教育。我们期待学校教授基本的事实和实用的技术,但这些只是学校的部分功能。学校最基本的任务是培育良好的社会公民,其中包括帮助他人的习惯。在计算机领域,这意味着教授人们分享软件。学校,从幼儿园开始,就应该教育学生,“如果你带软件到学校来,你必须和其他学生分享。如果有人想学,你必须在班里展示源代码。所以带非自由软件到课堂是不被允许的,除非是为了逆向工程。”

当然,学校必须实践其教育:学校应该只使用自由软件(除非是为了逆向工程),并且和学生分享带源码的软件拷贝,允许学生复制、带回家和再发布。

教育学生使用自由软件和参与自由软件社区是实实在在的公民课。它也教育学生公共服务的典范、而不是企业巨头的角色。各级学校都应该使用自由软件。

如果你和学校有关—你是学生、教师、雇员、管理者、资助者或是父母—你有义务为学校开展活动,让学校使用自由软件。如果个人力量无法实现该目标,请在社区公开提出这个目标;这样会让更多的人知晓这个目标并且找到活动的志同道合者。

  1. 警告:接受这种待遇的学校可能会发现后续的升级相当昂贵。
  2. RJ Reynolds烟草公司由于在儿童参与的活动中发放免费香烟而被处以1千5百万美元的罚款。参看 http://www.bbc.co.uk/worldservice/sci_tech/features/health/tobaccotrial/usa.htm

译注

  1. priesthood of technology,技术的祭司。祭司是一种宗教的活动,以复杂繁琐的程序为特点,对大众保持神秘。
最顶

[FSF 标志]“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

加入 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