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български [bg]   català [ca]   čeština [cs]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ά [el]   español [es]   فارسی [fa]   français [fr]   עברית [he]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한국어 [ko]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română [ro]   русский [ru]   Shqip [sq]   српски [sr]   Türkçe [tr]   українська [uk]   简体中文 [zh-cn]  

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名字里应该有什么?

Richard Stallman

如需了解此问题的更多信息,你可以阅读我们的GNU/Linux问答、我们关于Linux和GNU工程的页面(其中给出了GNU/Linux系统的历史,这个和命名问题相关)以及我们关于从未听说过GNU的GNU用户页面。

名称传达意义:我们选择的名称决定着我们要传达什么样的涵义。不恰当的名称给人错误的观念。给玫瑰起一个其他的名字,她闻起来还是一样的芳香—但是如果你叫它钢笔,那么人们想用它写字的话就会相当地失望。而如果你把钢笔叫做“玫瑰”的话,人们也不会明白它是干什么用的。如果你称我们的操作系统为Linux,那么你就传达着关于我们系统的起源、历史和目标的错误观念。如果你称之为GNU/Linux,那么你就传达了(虽然不是详细的)准确的观念。

这对我们的社区真的重要吗?人们是否了解该系统的起源、历史和目标重要吗?是的—因为忘记历史的人往往要重蹈覆辙。围绕GNU/Linux建立起来的自由世界并不保证一定会流传下去;促使我们开发GNU的麻烦并未根除,而且它们扬言要卷土重来。

当我向人们解释为什么称该系统为GNU/Linux而不是Linux是恰当的时候,他们有时这样回应:

即使GNU工程应得这些荣誉,人们不给予荣誉真的就值得大惊小怪吗?难道重要的不是工作完成了,而是谁完成的?你应该放松,为漂亮地完成工作而自豪,而不是去担心有没有获得荣誉。

只有形势是—工作已经完成,是时候放松了,这才可能是一个明智的忠告。只有形势真的是那样才行!但是挑战还很多,而未来丝毫不得马虎。我们社区的力量在于对自由和合作的承诺。使用GNU/Linux这个名字就是人们提醒自己和告知他人这些目标的一种手段。

不用考虑GNU也可以写出优秀的自由软件;以Linux为名也诞生了很多优秀的工作。但是自从第一次被创造出来起,“Linux”一词就伴随着一种哲学,它并不承诺自由合作。随着这一名称越来越多地被商业界使用,我们越来越难以把它和我们的社区精神联系在一起。

自由软件的未来的一个巨大挑战来自发行“Linux”的公司以便利和功能强大之名向GNU/Linux系统添加非自由软件。主要商业发行版的开发者全部都这么做;没有人把自己限制在自由软件的范围内。其中大多数没有明确地在其发行版中标识非自由软件包。很多开发者甚至开发非自由软件并添加到系统中。还有些悍然宣传“Linux”系统是“按用户数授权的”,就是和Microsoft Windows给用户的自由一样多。

人们试图以“Linux的受欢迎程度”来为添加非自由软件辩护—实际上就是认为自由诚可贵,流行价更高。有时这一点是被公开承认的。比如,《连线》杂志说Robert McMillan,Linux杂志的编辑,“觉得开源软件前进的动力应该取决于技术,而不是政治。”而Caldera的CEO公开敦促用户丢弃自由的目标,转而为“Linux的流行”而工作

GNU/Linux系统添加非自由软件可能会提高其受欢迎程度,如果这是指使用GNU/Linux软件加上某些非自由软件的人数。但是同时,它暗示着鼓励社区象接受一件好事一样接受非自由软件,并忘却自由的目标。如果南辕北辙,走得再快也不是好事。

当非自由的“附加组件”是一个库或者是一个编程工具时,它可能会变成自由软件开发者的陷阱。当他们写的自由软件依赖于这个非自由的软件包时,他们的软件就不能作为完全自由系统的一部分。Motif和Qt过去就是这样使大量自由软件落入了圈套,由此导致的问题花费了数年才得以解决。Motif的问题直至其被淘汰而不再被使用才得以完全消除。后来,Sun公司的非自由Java实现具有同样的效果:Java陷阱,幸运的是,现在大多数问题都修正了。

如果社区一直朝这个方向前进,那么它可能会使GNU/Linux的未来成为一个自由和非自由部件的镶嵌体。5年之后,我们还可确保有很多自由软件;但是如果我们不注意,GNU/Linux将变得如果用户找不到其期待的非自由软件的话就基本无法使用。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自由运动就失败了。

如果发布自由的替代软件只是简单的编程问题,那么随着社区开发资源的增长,解决未来的问题也许会变得更容易。但是我们面临着扬言要使之更困难的障碍:禁止自由软件的法律。随着软件专利的增长,随着诸如DMCA之类禁止开发观看DVD电影或收听RealAudio音乐等重要活动的自由软件的法律的应用,我们会发现除了拒绝使用非自由软件之外,我们没有明确的办法来对付这些专利和保密数据格式。

应对这些挑战需要许多不同的努力。但是要面对任何挑战,我们首先需要的是,牢记自由合作的目标。我们不能期望仅仅是对强大、可靠软件的渴望就能够激励人们付出很大的努力。我们需要的是人们在为自由和社区战斗时所展现的决心—能够持续多年而不放弃的决心。

在我们的社区,这个目标和决心主要发源于GNU工程。我们是说出应该坚持自由和社区的那一群人;而为“Linux”说话的那些组织一般不会讨论这个。关于“Linux”的杂志通常充斥着非自由软件的广告;打包“Linux”的公司在系统中添加非自由软件;其他公司通过开发运行在GNU/Linux上的非自由软件来“支持Linux”;“Linux”用户组往往会邀请宣讲这些解决方案的推销商。社区中人们有可能碰到自由和决心的地方主要就是GNU工程。

但是当人们碰到它时,他们会觉得它和自己有关吗?

那些了解他们在用的系统来自GNU工程的人们可以看到他们和GNU的直接联系。他们不会自觉同意我们的哲学,但是他们至少有理由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想反,那些认为自己是“Linux用户”、并且相信GNU工程“开发了一些有用的Linux工具”的人们,往往只是意识到自己和GNU的非直接联系。在碰到GNU的哲学之时,他们很可能就是轻轻略过。

GNU工程是理想主义的,而现今支持理想主义的人都面临艰巨的阻碍;主流的观念促使人们抛弃理想主义,因为那是“不切实际的”。我们的理想主义非常实际:正是因为实际,我们有了一个自由的GNU/Linux操作系统。喜爱这个系统的人们应该了解正是我们的理想主义使该系统成为现实。

如果“工作”真的已经完成,如果除了荣誉之外无事可做,那么也许就此罢手是明智的。但是情况并不是那样。为了激励人们去完成必要的工作,我们需要人们认可我们已经完成的工作。请帮助我们,请称该操作系统为GNU/Linux


本文发表于 自由软件,自由社会:Richard M. Stallman选集一书。

返回顶部


[FSF 标志]“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

自由软件基金会是GNU操作系统的主要赞助机构。请通过以下方式支持GNU和FSF购买手册和装备 加入FSF成为会员或者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