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教师:帮助学生对抗 Zoom

当 COVID-19 全球紧急状态开始时,学校都转型为远程课堂。保持继续上课的迫切性没有给讨论如何选择 助力学生学习的软件 留下什么空间。结果就是 剥夺自由和侵犯隐私的软件 被教育届广泛接受。

Zoom,一个专有在线会议软件,变得越来越流行,越来越危险,成了此类有害技术的 一个明证请不要让学生在电脑上安装 Zoom,也不要在电脑上运行 Zoom 的网页版

致所有使用 Zoom 进行远程教育的人们

很不幸,你在使用 Zoom,这是一个非自由程序,它监控用户并剥夺学生们的计算机自由,包括你自己的自由。使用 Zoom,学生们就依赖一个由某个公司单方面可以恶搞的程序。学习技术和了解技术原理的自由被毁坏。

如果你指引学生使用 Zoom,那么他们就会形成一个坏习惯并继续在课堂之外使用 Zoom,实际上就是对沟通中的隐私投降。他们就没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数据和自己的计算。

远程课堂教育可以使用诸如 BigBlueButtonJitsi 之类的自由软件,使用它们不会有技术上的不足;更重要的是,它们不会损失学生们的自由。选择它们或 其他教育类自由软件,你就能够激励学生学习他们日常使用的软件,或许他们中有人就会成为按需改造这些软件的人,成为服务更大社区的人。那些或许不那么好奇的学生也会因为使用尊重自由和隐私的软件而受益。他们还会养成不放弃自由的好习惯。

在课堂上选用自由软件会增强终生学习的影响,这对每位学生都是至关重要的技能。事实上,学生们能够学会只要有好奇心和需要,他们就有能力按自己的意愿运行、研究、修改和分享自由软件。反之,如果采纳了专有软件,学生们就被教成只会使用用户界面的 “消费者”[*],没有能力掌控他们使用的技术。

如果你是自主选择使用 Zoom 进行在线教学,那么我们敦促你使用其他更道德的程序。

如果是学校管理层强加给你的 Zoom,那么我们鼓励你和管理层讨论并力争改成使用自由软件。请寻求其他教师的帮助,并向他们解释 为什么 自由软件是教育的重中之重。

最后的方案

如果你无法避免 Zoom,我们提议一个临时方案作为最后的手段。学生们可以不被强制使用 Zoom,而你也可以授课。不过,我们不建议以此作为一个长期不变的方案。

  1. 上课之前,比如提前一两天,你可以使用尊重自由的方法把视觉材料发布出来让学生下载。老式的网站就可以做到。
  2. 发布电话号码和会议码,邀请学生打电话到 Zoom 服务器。学生们可以电话听课,同时翻看视频材料。
  3. 请告诉同学们,很遗憾你不得不使用 Zoom 并指出有哪些自由软件可以替代 Zoom。让他们到 https://www.gnu.org/education/edu-why.html 了解为什么 Zoom 这样的专有软件不应该出现在学校(也不应该出现在其他地方)。
  4. 如果允许,请把每次的 Zoom 对话都录制下来,然后用尊重自由的方式发布给学生们。

如果学校使用 Zoom 作为考试工具而学生拒绝使用,那么,你作为教师可以并行安排另外的会议或者使用上面提及的自由软件组织考试。另一种方式是专门使用一台电脑安装 Zoom,让学生们使用该电脑参加考试。这样,学生们就无需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非自由软件,而 Zoom 也只局限于考试。如果你要这样做,那么我们推荐学校的这台电脑安装并运行 自由软件发行版

就算简单告诉学生除了 Zoom 还有其他方式——这个你可以反复说,你也是在启发学生 对抗 Zoom 等践踏自由的软件,也是在避免灌输投降主义。

你也许还是要不得不使用 Zoom,尽管它在毁坏你的自由。学生们也许不得不使用 Zoom,尽管它在毁坏他们的自由。但是,感谢你的付出,部分学生应该可以避免使用 Zoom,这就是胜利。

这个是临时方案,它让学生能够马上就避免 Zoom,而不用等到下个学年。长期来看,采用自由软件和象 Jitsi 和 BigBlueButton 这样的自由在线会议软件是非常至关重要的。

所有软件必须是自由的,而这只是迈向目标的一小步。向不公正的计算 ,即使一次也是进步

请参看人们 成功对抗非自由软件 的例子。


[*]应该避免使用 “消费者” 一词,至少要谨慎使用。


本页可选语言:

[en] English   [es] español   [fr] français   [ru] русский   [tr] Türkçe   [zh-cn] 简体中文  

 [FSF 标志]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