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即使向不公正的计算说一次不,也是帮助


有一种误解一直在流传,说 GNU 工程要求你 100% 运行 自由软件,而且每时每刻。如果比 100% 少(90%?),那么我们就会说你迷失了方向——他们这样说道。这完全不是事实。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 全人类的数字自由,一个没有非自由软件的世界。我们中有人为这个数字自由目标发起活动,拒绝所有的非自由程序。不过,实际而言,即使是通向目标的一小步也是好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每次你不安装非自由程序,或者决定一天不运行某个非自由程序,这是你自己迈向自由的一步。每次你拒绝和别人运行一个非自由程序,你就向他们展示了目光长远的榜样。这是迈向世界自由的一步。

如果你被包围在一个非自由程序的网络中,那么你一定会寻找机会摆脱丝线的缠绕。每抽出一根丝线都是进步。

每次你在活动中告诉人们,“我想少用 Zoom——今天我不参加了”,你是在帮助自由软件运动。“我很愿意和你们一起,但是 Zoom 站在另一端,我决定拒绝。”如果你以前用了非自由软件,你可以这么说:“我是想参加,但是我们用的软件对大家不好。我决定要少用。”终有一天,你也许会说服他们使用自由软件。至少,他们知道有人在乎自由,能够因为自由的原因拒绝参加活动。

如果你在一个场合说了不,告诉其他人你不用 Skype,你做了帮助。如果你在一个场合说了不,拒绝使用 WhatsApp、Facebook 或 Slack,你做了帮助。如果你在一个场合说了不,不使用 Google Docs 编辑文档,你还是在帮助。如果你对通过 eventbrite.com 或 meetup.com 注册会议说不,你也是在帮助。如果你告诉一个组织,你不用它的 “门户” 或应用,你将通过电话处理,这也是帮助。当然,你坚持拒绝(和善地坚持),你就帮助更多,请不要让别人改变你的思想。

一步一步走。如果你有一天又拒绝了非自由软件,你就又做出了帮助。如果你每周都说几次不,那么加起来就可观了。当人们看到你说不,即使只有一次,他们也可能被你的榜样激励。

如果要长期帮助,你可以坚持拒绝,但是接二连三的拒绝仍然是帮助。如果你拒绝了多个社团盲目使用的非自由软件,那么你就帮助了更多。是不是要完全拒绝呢?现在还没有必要做决定。

因此告诉她,“感谢邀请我,但是 Zoom/Skype/Whatsapp/等等 是剥夺自由的程序,而且它们中大多数确信会嗅探用户;我不参加。我想要的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今天拒绝参加就是我迈向这个世界的一步。”

FSF 建议使用 尊重自由的方法 来完成不公正系统的工作。当你有这些工具时,你可以说,“如果我们使用 XYZ 或者其他自由软件对话,我就参加。”

你可以迈出一步。完成之后,不久你又可以再迈一步。最后,你会发现你改变了自己的行为;如果你习惯于对非自由软件说不,你在多数时间都可以说不,也许每次都可以说不。不但你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自由;而且你帮助整个社区传播了对这个问题的认知。

本页可选语言:

[en] English   [fr] français   [tr] Türkçe   [zh-cn] 简体中文  

 [FSF 标志]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