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català [ca]   français [fr]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Türkçe [tr]   简体中文 [zh-cn]   繁體中文 [zh-tw]  

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致Dr. Dobb's期刊编辑的公开信

亲爱的编辑,

我确信您没有意识到以“开源”把我和Tim O'Reilly先生联系在一起是多么的讽刺。

如果美国议会的非美活动委员会询问我:“你现在是不是或曾经是开源运动的支持者?”我可以愉快而自豪地回答不。我从1984年起就一直献身于自由软件运动—自由自在的自由。(参见GNU宣言,刊载於1985年9月号Dr. Dobb's 期刊。)

自由软件意味着,简单地说,你有学习软件如何工作的自由、修改软件的自由、重新发布软件的自由以及发布修改后软件的自由。(细节请参看http://www.gnu.org/philosophy/free-sw.html。)你应该得到这些自由,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它们。为了捍卫所有用户的这些自由,以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我撰写了GNU通用公众许可证(GNU GPL),它招致了微软最强烈的忿怒

多年以后,在1998年,另一个团体以“开源”这个字眼开始运作。实际上,他们对自由软件社区做出了贡献,然而他们的立场非常不同。他们刻意回避了我们在自由软件运动中所提出的自由与原则问题;他们仅以短期实际利益的理由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辩护。

他们对“开源”的定义比自由软件更为广义,因此包含了我的工作。然而像微软一样把GNU GPL说成是一个“开源许可证”,却不仅仅只是误导。GNU GPL包含着自由软件运动的坚定哲学;它并不是来自于开源运动。我不是开源运动的拥护者,从来都不是。

相较之下,Tim O'Reilly则是开源运动的指导性人物,至少,常听到他谈论开源。然而,听其言之外亦观其行的话,你会发现大多数O'Reilly联合公司出版的手册并不符合开源的标准,更遑论自由了。少数以自由为主题的书籍是例外。既使面对HUAC1,他也能轻易为自己辩解—“是的,我的确谈论过开源,不过我并没有真正投入其中。”

如果O'Reilly在未来开始销售自由如自由软件般的书籍,他将能成为自由软件运动的真正支持者,或者至少也称得上是开源运动的支持者。[2001年晚期,O'Reilly联合出版社已经出版了一些额外的自由书籍。我们非常感激其对自由软件社区的贡献,我们期望能看到更多像这样的行动。]

随着近来欧洲自由软件基金会(FSF-Europe)的成立,以及即将成立的印度自由软件基金会(FSF-India)的到来,自由软件运动正不断地茁壮成长。请不要在我们的社区把自由软件运动和其他运动弄混了。

真诚的,

     Richard Stallman,自由软件基金会主席

译注

  1. HUAC,全名为: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美国极右派参议员麦卡锡在1950年代成立的委员会,以肃清共产党为藉口,在当时进行了不少政治迫害的行动。

返回顶部


[FSF 标志]“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

自由软件基金会是GNU操作系统的主要赞助机构。请通过以下方式支持GNU和FSF购买手册和装备 加入FSF成为会员或者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