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العربية [ar]   български [bg]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ά [el]   español [es]   français [fr]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മലയാളം [m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українська [uk]   简体中文 [zh-cn]  

This is a translation of an original page in English.

The English original page has been changed since this translation was last updated. The English page can be found at:
http://www.gnu.org/philosophy/compromise.html.en
Difference between the latest translated version and the current English version can be found at:
http://www.gnu.org/philosophy/po/compromise.zh-cn-diff.html
The date of change in the English page is:
2013-05-05

Please see the Translations README to find out how you can help with updating this translation.

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二十五年前,1983年9月27日,我对外宣布了一个计划,希望创造一套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统,并将其命名为GNU — 意为‘GNU并非UNIX’(GNU's Not Unix)。作为GNU系统25周年纪念的一部分,我写下本文,提醒这个社区的朋友们,如何才能避免毁灭性的妥协。除了避免这些妥协以外,你还有很多途径可以帮助GNU和自由软件。其中最简单的一个方式是加入自由软件基金会成为会员。”理查德·斯托曼

理查德·斯托曼

自由软件运动目的在于改变我们的社会:让一切软件皆走向自由,只有这样,所有的软件用户才能实现自由,并参与到合作的社区中来。所有的私有软件的开发者都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用户的,这是不公正的。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消除这种不公正的现象。

自由之路是漫长而遥远的。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还需走得更远,才能使所有的软件用户享有自由。有一些步骤将会是艰难的,需要我们付出牺牲。而假如我们与其他怀有不同目标的人士达成妥协,我们的路会走得更容易。

因此, 自由软件基金会也作出妥协 — 甚至是重大的妥协。比如,我们在GNU 通用公共许可证 (简称GPLv3) 关于专利方面的规定作出了妥协,使得一些大公司可以参与进来,并发布以GPLv3授权的软件。在我们的协议书里面就包含了相关的专利条款。

GNU 宽通用公共许可证(简称LGPL)也是一项妥协:我们选定一些自由的库,并允许把它们用于私有软件当中。因为我们认为要是从法律上禁止这样的使用的话,只会使得开发者使用私有的库。我们允许开发者在私有软件里面使用GNU的程序,并通过文档进行说明,表明我们鼓励使用自由软件的立场。我们会对某些我们认同的群众运动进行支持,尽管我们并不完全认同他们所属的团体。

但是,我们也会反对别的妥协行为,尽管我们这一社区里头很多人赞同这样的妥协。比如,我们仅仅认同那些不含任何私有软件成分、或不会引诱用户去安装私有软件的GNU/Linux发行版。我们认为,认同包含私有软件成分的发行版是一种毁灭性的妥协。

我们认为,那些从长远来看会给我们的前进形成阻碍的妥协是毁灭性的。这类妥协可能发生在思想上,也可能发生在行动上。

思想上的妥协就是那些只会对我们的努力形成反作用力的妥协。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所有软件用户都享有自由的世界,但是,就现在而言,大多数的计算机用户还不把自由当作一回事。他们的心被一种“消费者主义”的价值所包围。换言之,对于任何的软件,他们只考虑实用的一面,比如价格的高低和是否好用。

卡内基写过一本著名的励志书《如何赢得朋友与影响别人》,书里提到,要说服别人做某件事情有一种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向他们展示出迎合他们自身价值判断的论据。在我们这个社会,我们可以以很多的方式来迎合消费者的口味。比方说,自由软件赢得消费者青睐,因为使用自由软件更省钱。也有很多的自由软件是好用且可靠的。通过向人们展示自由软件的这些特色,我们成功地吸引到了很多用户。

假如吸引更多人使用自由软件是我们的终极目标,那我们就不会提及自由的概念,而只会提到那些容易为消费者理解的实用性的特性。这就是“开源”一词的意指。

可那样做的话,我们就只会停留在长征的途中,而摘取不到自由的果实。对于那些基于实用性考虑而使用自由软件的用户,软件好用,他们就会用;不好用,他们就会考虑舍弃。他们也会抵挡不住私有软件的诱惑,只要后者是好用的。

开源软件支持者的理念是以消费者的需要为第一追求的目标,他们的行动也印证了他们的这一理念。这恰恰是我们不认同“开源软件”的原因。

要建立一个系统的、长久的自由软件社区,我们只吸引更多人使用自由软件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宣扬一种理念,要号召人们根据软件是否尊重用户的“公民价值”来进行选择。要细辨软件是否尊重使用者的自由以及组建使用者社区的权力,而不是以单一的好用性作为判断标准。只有这样,人们才不会受到那些以好用为诱饵的私有软件的蛊惑。

要提倡“公民价值”,我们就要对这样的价值进行演绎,向人们说明为何这是我们行动的基石。我们必须抵制卡内基式的妥协,因为那样的妥协是以消费者为导向的,还会对我们的行动产生影响。

但这不是说我们不可提及自由软件的实用性。我们显然是可以这么做的。但一旦人们忽视了自由,而纯粹只强调实用性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所以当我们提到自由软件的实用性的时候,我们反复强调的一点是,比起我们的价值选择,实用性只是次要的

我们不单需要在言辞上反映我们的思想,在行动上我们也要这么做。所以,我们不能参与到那些我们致力于铲除的作为当中去,也不可认同这样的作为,这都是我们必须避免的妥协行为。

比如,经验表明,要是在GNU/Linux的发行版里头加入私有软件的成分,会博得更多用户的青睐。比如某个带有私有软件成分的漂亮的程序,或着是像Java(以前是如此), Flash运行环境(现在依然是如此)这样的编程的平台,又或者是某个带私有成分的驱动,以迎合某种硬件的需要。

很多人会作出这样的妥协,但是这么做就会抹杀我们的努力。假如你把私有软件发布出去,或者诱导人们使用这类软件,你很难跟人们解释说,“私有软件是不公正的,它是一种社会顽疾,我们要消灭它。”即便你反复向人们强调这一论段,你的行为本身只会削弱你口中言语的力量。

问题不在于人们是否可以有权利使用私有软件。我们的社会系统为用户提供各种方便,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在为消费者带来指引,让他们使用自由软件。他们自身的选择是他们自己的责任;我们为他们提供指引,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莫不可把消费者引向私有软件,错误地以为那是一个好的选择,事实上,私有软件就是问题本身。

毁灭性的妥协不单会给别人带来坏的影响,它还会改变你自身的价值,因为你的大脑里出现了价值选择的冲突。你心里相信的是这一套价值,而你的行动则反映出另一套价值,这时你通常会二者选其一,以化解这一冲突。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只强调实用性的软件项目,或把人们引向私有软件的项目,几乎无一例外的只字不提私有软件在道德上的不正当性。对于用户以及更广的大众,他们只反复强调消费者为中心的价值判断。我们必须反对这样的妥协,以保证我们的价值评价是始终如一的。

假如你想使用自由软件,同时也要追求自由的话,请浏览自由软件基金会网站的资源页面。那里列出了各种与自由软件相兼容的硬件配置,各种只含自由软件的GNU/Linux发行版,以及数以千计的运行于100%自由软件环境下的自由软件套装。假如你希望帮助我们的社区走向自由,最重要的是弘扬“公民价值”。当人们在讨论何为善与恶,以及该做些什么时,请你向人们阐发自由与社区的理念,并由此展开深入的讨论。

要是我们南辕北辙,走得再快也毫无意义。要实现一个伟大的目标,我们需要作出妥协,但切记万不可作出偏离目标的妥协。


有关生活中其它领域中类似的观点,请参考 "'Nudge' is not enough".

[FSF logo]“Our mission is to preserve, protect and promote the freedom to use, study, copy, modify, and redistribute computer software, and to defend the rights of Free Software users.”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is the principal organizational sponsor of the GNU Operating System. Support GNU and the FSF by buying manuals and gear, joining the FSF as an associate member, or making a donation, either directly to the FSF or via Flatt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