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العربية [ar]   català [ca]   čeština [cs]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ά [el]   español [es]   français [fr]   עברית [he]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한국어 [ko]   македонски [mk]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română [ro]   русский [ru]   Shqip [sq]   српски [sr]   svenska [sv]   தமிழ் [ta]   Türkçe [tr]   українська [uk]   简体中文 [zh-cn]  

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

Together we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empower the world through the use of free software. The only way to counter proprietary software companies and the billions of dollars they use to strip user rights is through the power of your voice and your generosity.

49 Joined
600 New Members

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GNU宣言

GNU宣言(如下所示)由Richard Stallman在1985年撰写,用来请求大家支持GNU操作系统的开发。其部分文本摘自1983年撰写的初始声明。直到1987年,因为开发的原因它时时小有更改;那时起,看起来最好是保持它不再改变。

时过境迁,我们认识到使用不同的措辞可以避免一些常见的误解。从1993年起,我们添加了脚注来澄清这些问题。

如果你想安装GNU/Linux系统,我们建议你使用100%自由的GNU/Linux发行版之一。如果你想做出贡献,请参看http://www.gnu.org/help

GNU工程是自由软件运动的一部分,该运动诣在捍卫软件用户的自由。把GNU和“开源”一词联系在一起是错误的—该词汇是1998年由一些不赞同自由软件运动之道德价值的人士发明的。他们使用该词汇来推动同一领域的非道德方案

GNU为何?GNU并非UNIX!

GNU,代表的是Gnu's Not Unix(GNU并非UNIX),是我正在编写的一个完全兼容Unix的软件系统,这样我就可以把它自由地交给想要使用它的人。(1)还有几个志愿者在帮助我。我们非常需要大家在时间、金钱、程序和设备方面的贡献。

目前,我们有一个可以用lisp编写编辑命令的Emacs文本编辑器、一个源代码级别的调试器、一个兼容yacc的分析器生成工具、一个链接器和大约35个应用程序。shell(命令解释器)也接近完成。一个新的可移植的优化C编译器已经可以自我编译,可能会在年内发布。现有一个初始的内核,不过还需要增加很多功能才可以模拟Unix。当内核和编译器完成后,我们就有可能发布一个适合开发程序的GNU系统。我们会使用Tex作为文本排版工具,不过nroff还需要一些工作。我们还会使用自由的、可移植的X Window系统。此后,我们还会加入一个可移植的Common Lisp、一个Empire游戏、一个电子表格和数百个应用以及在线文档。最终,我们希望提供Unix系统常规带有的一切有用之物,以及更多。

GNU将能够运行Unix的程序,但是它不完全和Unix一样。我们会根据我们在其他操作系统上的感受做出所有合理的改进。特别地,我们计划使用更长的文件名、文件版本号、防崩溃的文件系统、也许带有文件名填充、终端无关的显示支持、最后可能有一个基于Lisp的窗口系统,此时Lisp程序和普通Unix程序可以共享一个屏幕。C和Lisp都将作为系统编程语言。我们会支持UUCP、MIT Chaosnet和Internet等通信协议。

GNU最初的目标是68000/16000之类的带虚拟内存的机器,因为它们是最容易跑起来的机器。让GNU在更小的机器上运行的额外努力就留给那些需要使用这些机器的人吧。

为了避免可怕的混淆,请在指示本工程时,发出“GNU”中g的音。

为什么我必须编写GNU

我认可的黄金法则是如果我喜欢一个程序,我就必须把它分享给喜欢它的人。软件销售商通过让每个用户保证不和其他人分享来分化用户并控制他们。我拒绝以这种方式打破和其他用户组成的统一体。我的良知让我无法签署这样的保密协议或软件许可证协议。几年来,我在人工智能实验室都在反抗这种趋势以及其他冷漠,但是最终他们还是走得太远了:我无法再呆在一个为我做违背我意愿之事的机构。

为了能够继续不失颜面地使用计算机,我决定把一些必要的自由软件集合在一起,这样我就能够继续下去而不需要任何非自由软件。我从人工智能实验室辞了职,这样就可以在我发布GNU时避免和MIT产生法律纠葛。(2)

为什么GNU将会兼容Unix

Unix并不是我理想中的系统,但是它还不算太差。Unix的主要功能看来是好的,而我认为我可以在不破坏这些好功能的情况下填补Unix缺少的东西。而且和Unix兼容可以让许多人能够方便地接纳它。

如何获取GNU

GNU不属于公有领域。GNU允许任何人修改和再发布,但是任何发布者都不能限制它的继续发布。就是说,它不允许专有性的修改。我想让GNU的所有版本都保持自由。

为什么许多程序员想要提供帮助

我发现许多程序员看到GNU很兴奋并想要提供帮助。

许多程序员对系统软件的商业化并不高兴。这可能使他们赚到更多的钱,不过这一般要求他们和其他程序员之间是对立关系,而不是伙伴关系。程序员之间的友谊的基本方式是分享程序;而现在典型的市场活动基本上是禁止程序员互相成为朋友。软件买家必须在友谊和守法之间抉择。自然地,许多人认为友谊更重要。但是许多守法的人通常会感到选哪个都不自在。他们变得愤世嫉俗并且认为编程只是一个挣钱的手段。

开发GNU和使用GNU而不是专有软件,我们就能够变得友善并守法。另外,GNU成为一个激励和团结其他人加入分享行列的榜样和旗帜。这给予我们一种和谐的感觉,它是使用非自由软件不可能有的。就和我讨论过的程序员来说,大约一半人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幸福感,而它是金钱无法替代的。

你该如何做出贡献

(现今,软件帮助任务请看高优先级项目列表GNU帮助需求列表,这是GNU软件包的一般任务列表。其他帮助,请看帮助GNU操作系统的指南。)

我请求计算机制造商捐助机器和金钱。我请求个人捐助程序和作品。

如果你捐助机器,你可以期待的结果就是GNU将会早一天在该机器上运行。捐助的机器应该是完备的、可用的系统,它应该适用于居家的环境,并无需复杂的冷却或供电系统。

我已经找到相当多的程序员,他们热切地想要为GNU贡献闲暇时的工作。就大多数项目而言,这些工作很难协调;这些独立完成的部分凑在一起会不工作。但是就替代Unix的特定任务而言,没有这个问题。一个完整的Unix系统包含数百个应用程序,每个都有独立的文档。大多数的接口规格都由Unix兼容性所限定。如果每个贡献者能够编写一个单一的兼容性Unix应用,并使之在原始的Unix系统中正常工作,那么这些应用放在一起就会正常工作。即使出现一些意外的墨菲问题1,联合这些部件也是可以完成的任务。(内核将需要更密切的沟通,它将会由一个小的、紧凑的小组来进行。)

如果我得到金钱上的捐助,我也许能够雇佣一些全职或兼职的人。薪水按照程序员的标准来看的话不高,但是我要找的人要和看重金钱一样看中社区精神的建设。我把这当作一种方法,它让一些人能够全身心地为GNU工作而不用寻求其他谋生的手段。

为什么所有计算机用户都会受益

一旦GNU完成,任何人都能够自由地得到一个好用的系统,正如得到空气一样。(3)

其意义远远超出了只是为每个人省去一份Unix许可证费用。这意味着避免了大量重复的系统编程工作造成的浪费。这些努力就可以用于推进技术的进步。

完整的系统资源将向每个人开放。其结果是,如果有用户需要更改系统,他总可以自由地自己修改或雇用其他程序员或公司来改。用户就用不再祈求拥有源代码的那一家公司或那一个程序员来帮他修改,没有人再处于独断的地位。

通过鼓励学生学习和改进系统代码,学校能够提供多得多的教育环境。哈佛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曾有一个政策:如果程序的源代码不能公开显示在屏幕上,那么就不能安装该程序,这就是坚持拒绝安装某些程序。我受此启发良多。

最后,考虑谁是系统软件的所有者以及谁应该做或不做什么的开销也被化解了。

筹划人们为一个程序付费,包括许可证费用,因为要通过麻烦的机制来搞清楚一个人应该为该程序支付多少费用,总是会导致大量的社会成本。而且只有管制的国家才能强制每个人都遵守付费制度。举例来说,空间站的空气要花大量成本来制造:为每次呼吸的容量计费是公平的,但是时时都带着测量面具即使是对负担得起呼吸费用的人也是无法忍受的事。加之随处可见的、监控人们是否脱掉面具的摄像头也令人无法容忍。所以,支持空气工厂的最好办法还是只收人头税并摆脱掉面具。

复制全部或部分程序对程序员来说和呼吸一样自然,一样有生产力。它也应该一样自由。

一些容易驳斥的、反对GNU目标的观点

“如果免费,就没有人会用了,因为用户没有可靠的技术支持。”

“你必须对程序收钱才能提供技术支持。”

如果人们宁愿免费获得没有服务的GNU,而不是付费给GNU获得服务,那么为免费GNU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应该是有利可图的。(4)

我们必须区别对待真正的编程和仅仅是手把手服务这两种形式的技术支持。前者是你不能依赖一个软件供应商来解决的。如果你的问题没有被足够多的人共同体会,那么供应商会告诉你:快走开。

如果你的业务需要依赖于技术支持,那么唯一的办法是拥有所有必要的源代码和工具。然后,你就可以雇佣任何有能力的人为你解决问题;你就不必祈求某个特定的人。对Unix,源代码的价格使大多数人都不会考虑。对GNU,这就简单了。还会有找不到能人的时候,但这个问题不是发行策划的问题。GNU并没有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只是其中一些问题。

同时,对计算机知之甚少的用户需要手把手服务:为他们做些很容易但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做的事。

这些服务可以由那些只销售手把手服务和修复服务的公司提供。如果用户愿意花钱买带服务的产品,那么他们也应该会为免费的产品购买服务。服务公司竞争的是质量和价格;用户不会绑定在某个服务商上。同时,像我们这样的不需要服务的人可以不用购买服务来使用程序。

“不打广告,不可能有很多人知道,所以你必须对程序收费才能够支付广告费。”

“对免费可得的程序打广告是做无用功。”

有很多免费或极其廉价的宣传形式可以用来通知计算机用户关于GNU的消息。但是使用广告可能会通知到更多的计算机用户。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通过广告收费寄送GNU拷贝的业务应该可以赚回广告费及更多。这样的话,只有从该广告获利的用户才付费。

另一方面,如果许多人从朋友处获得GNU,而此类业务并不成功,那么说明靠广告传播GNU并无实际必要。为什么自由市场的倡导者不能让自由市场决定这件事呢?(5)

“我公司需要专有操作系统来在竞争中取胜。”

GNU将把操作系统软件从竞争的王国中移除。你不能在此取胜,你的对手也不能。你们将在其他方面竞争,但同时在操作系统领域获利。如果你的业务是销售操作系统,那么你不会喜欢GNU,但这对你来说是困难的事。如果你的业务是其他,GNU能够把你从昂贵的操作系统售价中解救出来。

我很想看到许多制造商和用户会捐助GNU的开发,这样会降低他们的花费。(6)

“难道程序员不该因为他们的创造力得到回报吗?”

值得回报的东西应该是对社会的贡献。创造力可以是一种社会贡献,但只有在社会能够自由使用其结果时才是。如果程序员应该由于创新程序而得到回报,同理,他们也应该由于限制程序的使用而得到惩罚。

“难道程序员不能为自己的创造力要求回报吗?”

工作获得报酬或追求更高的薪酬并没有什么不对,只要我们不使用破坏性的手段。但是今天,软件领域的常规手段就是建立在破坏之上的。

因为限制减少了程序使用的方法和人数,所以通过限制程序的使用来从用户身上榨取钱财是破坏性的。它限制了人类可以从该程序中获得财富的总量。当限制是故意为之,伤害的结果就是故意破坏。

优秀公民不会使用这种破坏手段来致富的原因是,如果每人都这样,我们都会被相互破坏搞得更穷困。这是康德伦理2;或者叫黄金定律。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结果,所以如果每个人都囤积信息,我就有义务说这样做是不对的。特别地,希望个人的创造力有回报并不能证明剥夺其他人的这种创造力就是对的。

“程序员不就饿死了吗?”

我可能会回答没人被迫成为程序员。我们大多数人无法靠沿街乞讨过活。但结果是,我们并没有被迫沿街乞讨并挨饿。我们会去做其他事情。

然而,这个回答是错的,因为它承认了提问者隐含的假设:没有软件的所有权,程序员就可能不会收到任何报酬。据此,报酬不是全部、就是没有。

程序员不被饿死的真正原因是他们还有能从编程谋生的方法;只是不如现在赚得多罢了。

限制拷贝不是软件行业唯一的基础。它是最常见的基础(7)因为它收获了最多的金钱。如果它被禁止或被客户拒绝,软件行业会迁移到那些现在不常用的基础结构之上。总是有多种方式来组织经营活动的。

也许在新基础之上的编程工作不再象现在一样可以赚大钱。可是那并不是反驳该变化的论据。现在销售人员按劳取酬并无不妥。如果程序员这样,那么也是正当的。(实际上,他们也许还能赚更多。)

“难道人们没有权利控制自己的创造力如何被使用?”

“控制自己想法的应用”真的构成对其他人生活的控制;而且通常是使他人的生活更困难。

认真研究过知识产权问题(8)的人(比如律师)会说知识产权并非天生的权利。政府确认的那些知识产权种类是有具体目的的特定法律活动的产物。

比如,专利体系是为了鼓励发明家公开其发明详情而建立的。其目的是帮助社会而不是帮助发明家。那时,17年的专利期相比技术进步的速度是短暂的。由于专利只是制造商之间的问题,对他们来说,专利协议的花费比生产建设要小,所以专利通常没有太大的害处。专利没有限制使用它们的大多数用户。

版权的概念在古代并不存在,那时作者们经常互相大量拷贝非文学类作品。这是很实用的活动,也是许多作者的作品能够哪怕只有一部分流传下来的唯一方法。版权系统为鼓励作者权益而特意创建。在其创建的发明领域—书籍,只有用印刷机才能有效拷贝—版权没什么害处,也没有限制大多数读者。

所有知识产权都只是社会发放的许可证,因为人们曾经认为,不管是对还是错,发放这样的许可证可以使整个社会受益。但是就任何具体情况来说,我们都要问:发放该许可证真的让我们受益了吗?获得授权的人能够从事什么活动呢?

今天的软件和一百年前的书籍有很大的不同。软件最容易的拷贝是人传人,软件有源代码和目标代码两种不同形式,软件是来使用而不是阅读和欣赏的,这些事实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一种情形。在此情形下,加强版权对整个社会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是伤害;无论法律是否允许,我们此时都不应该再维护版权。

“竞争使东西变得更好。”

赛跑是竞争的典范:通过回报优胜者,我们鼓励人们跑得更快。当资本主义真的这样运作时,它做得很好;但是其辩护者做的这个假设并不总是对的。如果竞争者忘记了回报的原因而只想着胜利,不计方法,那么他们就可能使用其他的策略—比如攻击别的竞争者。如果竞争者在互相打架,大家就都跑不快。

专有软件和保密软件在道德上等同于互相打架的竞争者。令人沮丧的是,我们唯一的裁判看来并不反对打架;他只是规范打架者(“每跑10米,你们可以打一下”)。他真的应该把他们分开,并严惩试图打架的竞争者。

“没有金钱刺激,人们不就不再编程了吗?”

实际上,许多人在绝对没有金钱刺激的情况下也会编程。编程对一些人有不可抗拒的魔力,这些人往往是最擅长编程的那些人。从来也不缺少坚持音乐的职业音乐家,即使他们毫无希望靠音乐谋生。

但是这个问题,虽然经常被问到,并不是指这种情况。程序员会得到报酬,只是变少。所以问题应该是,金钱减少时,还有人编程吗?我的经验是:有。

10多年来,许多世界上最好的程序员在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这里的收入要比他们到其他地方工作少得太多。他们获得了许多非金钱的回报:比如,名望和感谢。而创造力本身也是快乐,也是回报。

然后,当有机会做同样有趣的工作并赚大钱时,大多数人离开了。

这说明人们会为致富之外的理由编程;如果有同时也能赚到大钱的机会,他们也会选择它。薪水低的企业在和薪水高的企业竞争时表现不佳,但是如果薪水高的企业被禁止,低薪水的企业不应该再表现差劲吧。

“我们迫切需要程序员。如果他们要求我们不要帮助友邻,我们不得不那样做。”

你永远也不会绝望到去遵守这样的命令。请记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3

“程序员也需要谋生啊。”

短期来看,是这样的。不过,程序员有很多不用出卖程序的使用权利就可以谋生的方法。出卖权利现在成了惯例,是因为它带给程序员和生意人最多的钱财,而不是因为它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如果想要,我们能够轻易找到其他的方法。这里举几个例子。

制造商新引进新计算机需要雇人来把操作系统移植到新硬件上。

教育培训、手把手服务和维护服务也可能雇佣程序员。

有新想法的人可以发布免费软件(9),并向对此满意的用户寻求捐助,或者是销售手把手服务。我就碰到一些成功这样做的人。

需求相关的用户可以组建用户组,并支付会费。用户组就可以和程序公司签约让公司定制组内成员需要的程序。

所有开发费用都可以由软件税来支付:

假设每个购买计算机的用户都要按价格支付一定比例的软件税。政府可以让诸如NSF4之类的代理使用该税收支持软件开发。

但是如果购买者自己向软件开发做了捐助,那么他可以减税。他可以自己选择捐助项目—通常,他会选择他希望能够用到的项目。减税额度最高是免税。

税率可以由交税的人投票决定,票的权重可以按大家的应税额来算。

结果:

长远来看,让软件自由是通往富足世界的一小步;在富足世界里,人们不必辛苦工作来谋生。人们在每周10小时的法律活动、家庭咨询、机器人维修和流星观察等规定任务之外,能够自由投入到象编程这样的有趣活动中。那时,就没有必要再以编程为谋生手段了。

我们已经把整个社会要维持生产力的工作大大减少了,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转化为劳动者的闲暇,因为生产活动需要夹杂很多的非生产活动。其主要原因是官僚主义和对竞争的抗拒。自由软件会大大减少在软件生产领域的生产力流失。我们必须做这件事,为了使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力提高能够转化为人们工作的减少。

脚注

  1. 此处用词不当。其初衷是人们不必为使用GNU系统而支付许可费。但是用词却没有清楚地说明此事,而人们经常理解为这是说GNU的拷贝总是免费或廉价地发行。这不是本意;后来,宣言指出公司提供有偿发行服务的可能性。之后,我也了解到认真区别自由中的“free(自由)”和价格中的“free(免费)”。自由软件是用户有自由修改和发布的软件。有些用户可能得到免费拷贝,而有些用户付费得到拷贝—如果这些资金帮助到软件的改善,善莫大焉。重要的一点是拥有拷贝的用户有自由和其他人一起使用自由软件。
  2. “赠送”是另一个不妥的表达,它再次说明我那时还没有清楚地分开价格和自由的问题。我们现在建议在谈论自由软件时避免这一表达。请参看“不清楚的词汇和短语”了解更多解释。
  3. 这是又一个我没有认真区别“free”一词的两种意思的地方。该陈述并没有错—你是可以免费获得GNU软件,从朋友那里或从网上下载。但是它在提倡错误的理念。
  4. 现在就有几个这样的公司。
  5. 虽然它不是公司而只是慈善机构,自由软件基金会有10年是靠发行服务来获得其大部分资金的。你可以通过在FSF购物来支持它的工作。
  6. 一组公司在1991年左右集资来支持GNU C编译器的维护。
  7. 我觉得我说专有软件是软件行业最常见的赚钱基础是个错误。看起来,定制软件开发过去和现在实际上都是最常见的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不提供收取租金的可能性,所以它必须不断地做事来维持收入。在自由软件的世界,软件定制行业还会继续存在,基本没什么变化。因此,我不再预期程序员在自由软件的世界里收入会变少。
  8. 在20世纪80年代,我还没有意识到谈论“知识产权”的“问题”多么令人困惑。该术语明显是倾向性的;较不明显的事实是,它把针对非常不同问题的多种互不相干的法律纠结在一起。现在,我敦促人们彻底拒绝“知识产权”这一术语,免得它导致其他人以为这些法律构成一个相关的问题。明确的方法应该是独立讨论专利、版权和商标。请参看关于该术语如何散布混乱和偏见的进一步解释
  9. 后来,我们了解到要区别“自由软件”和“免费软件”。“免费软件”是指你可以自由再发布的软件,但是你并没有自由来学习和修改其源代码,所以大部分免费软件不是自由软件。请参看“不清楚的词汇和短语”了解更多解释。

译注

  1. Murphy,墨菲效应。是指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2. Kantian Ethics,康德伦理。是指德国哲学家康德的义务论伦理思想,其基本观点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东西是无条件的善,不但它自身是无条件善的,而且也是使一切其他东西成为善的条件,这个东西就是理性,即善良意志。
  3. millions for defense, but not a cent for tribute!原意是宁可战斗,也不乞和!
  4. NSF,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最顶

[FSF 标志]“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

加入 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