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针对英文原版页面的中文翻译。

专有软件常常是恶意软件

专有软件,也叫做非自由软件,意味着软件不 尊重用户的自由和社区。专有软件将其开发者或所有者置于 对用户的支配地位。这种权力本身就不公正。

本页的重点是,专有软件开始的不公正通常会导致进一步的不公正:恶意功能。

权力导致腐败;专有程序的开发人员容易受到诱惑而设计这种程序来欺骗其用户。(当运行的软件会伤害使用者时,我们称之为 恶意软件。)当然,开发者一般不是出自恶意,只是单纯想牺牲使用者好让他们赚更多。但这不代表着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因此没那么肮脏,或是变得正当。

向这种诱惑屈服越来越常见;如今,这竟成了标准的做法。 被拥有专有软件现在是典型的存在。


截至 2020 年 1 月,此目录的页面中列出了大约 450 个恶意功能实例(有 500 多份证据支持),但是肯定还有数千个我们不知道情况。

不公正或者技术 产品或者公司
  1. 后门: 让原本无权控制计算机的人可以向计算机发送命令的程序功能。
  2. 数字限制管理,或“DRM”: 旨在限制用户对计算机中数据进行处理的功能。
  3. 监狱: 对应用程序进行审查的系统。
  4. 束缚: 需要永久(或非常频繁)连接到服务器的功能。
  5. 独裁: 拒绝安装任何未经制造商“授权”的操作系统的系统。

专有软件的用户无法抵御这些压迫。避免它们的方法是坚持使用 自由(尊重自由的)软件。由于自由软件由其用户控制,因此它们可以很好地防御软件的恶意功能。

最新添加

  • 特斯拉轿车有一个 全局性远程后门。特斯拉用它来 禁用自动驾驶功能,人们需要额外付费才能再次启用此功能。

    这种差劲的功能只有在专有软件上才有可能——自由软件由其用户控制,用户不会允许这样的功能。

  • 小米手机 大量上报用户的操作:启动应用、查看文件夹、访问网页、聆听音乐。它们还上报设备识别信息。

    其他非自由设备也会监听。例如,Spotify 等流媒体服务商为每个用户制作档案,并且 用户付款时要表明身份。太过分了,该死的 Spotify!

    作恶者不单单是中国人,福布斯就在做同样的事;无论是谁作恶,我们都要谴责。

  • Google Play 服务条款 坚持让用户接受 Google 发布的应用可以带有全局后门。

    虽然这并没有告诉我们 Google 的应用现在是否带有这个全局后门,但是带不带只是次要的问题。从道义上说,要求人们先接受某个恶意对待和对人实施恶意对待是等价的。对后者的所有谴责,放在前者身上也是一样的。

  • 中央情报局利用“智能电视”和电话的已有漏洞设计了一种恶意软件,通过麦克风和摄像头进行间谍活动,同时看上去又像是处于关闭状态。由于间谍软件会嗅探信号,绕过了加密。

  • 支付宝健康码应用评估使用者是否有 Covid-19 病毒并 直接告诉警方

本页可选语言:

[en] English   [de] Deutsch   [es] español   [fr] français   [it] italiano   [ja] 日本語   [nl] Nederlands   [pl] polski   [pt-br] português   [ru] русский   [tr] Türkçe   [zh-cn] 简体中文   [zh-tw] 繁體中文  

 [FSF 标志]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